【理论】周克全:构建甘肃全面开放新格局



出处: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浏览次数: 1次 发布时间:2018-02-02

 

2018年02月02日 04:24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周克全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这是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必然要求。我省全面开放新格局的基本内涵是什么、面临的主要问题有哪些、具体工作着力点在哪里,是三个不能回避的重要问题。

  一、甘肃全面开放新格局的内涵

  我省全面开放新格局应从以下两个方面去把握:一是开放的地理方向,既对国际市场、也对国内市场开放,在我省个别地方、特定时期,后者更加重要。十九大提出“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是指形成陆运与海运、国内运输与国外运输联动;在优化区域开放布局上,东部地区与西部地区互济,重点是“加大西部开放力度”。对我省的含义是,打通南向通道,实现我省对外货物贸易的陆海联运;对国内东、西部省区的开放和对国外市场的开放互济。二是开放的主要内容,既包括国际贸易,也包括对外经济合作,对我省而言,“外”不仅仅是国外,也包括“省外”的国内其他省区。

  二、我省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面临三大主要问题

  一是缺乏现代国际市场营销观念。甘肃经济发展主要落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现代市场营销观念的缺乏。我省的营销观念依然停留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有什么卖什么”的产品观念,其具体表现是只看重自己的产品,忽视市场需求。

  二是缺乏驾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能力。2004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提出要不断提高党员干部“驾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简称市场经济)能力”,迄今,我省仍有较大差距。

  三是政府对企业发展对外经济贸易缺乏必要的智力支持。从政治、经济、法律、社会环境以及消费习惯等方面把握目标市场,是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前提条件,但多数企业不具备这种能力,需要相关职能部门将目标国际市场的相关信息、特别是风险预警等通过网络平台及时向企业提供服务,但迄今为止,这种平台和服务依然缺乏。

  三、构建甘肃全面开放新格局的主要着力点

  第一,培养适合市场经济的合格干部。在“增量”上,把好干部提拔的质量关。在为政府经济管理部门、特别是国有企业配备干部时,宜将拟使用对象的专业背景和工作经历等作为着重技能考察因素,确保将市场经济意识和能力强、敢拍板和有担当的干部配备到经济管理岗位上去;在“存量”上,以营销观念、驾驭市场经济能力为核心,以相关职能部门公务员和企业高级主管为主要对象,开展常态化、制度化、特色化的教育培训,将市场经济能力作为干部使用的重要考核指标。

  第二,政府文件和规划的具体指标应首先体现现代营销观念。当我省产品不能满足目标市场需求时,外贸企业不能画地为牢,必须要在全国乃至国外市场组织货源;在贸易方式上,鼓励企业灵活采用直接贸易—间接运输、间接贸易—直接运输等方式;在货物流向上,以提高企业经济效益为核心,根据整个国内外市场需求开展营销。

  第三,为企业提供智力支撑。政府智库和社科研究管理机构,组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地区)市场进行系统、深入和持续调研,以源源不断的务实、科学、富有前瞻性与可操作性的成果,为我省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提供智力支撑,并在省商务厅成立专门的国际市场信息网上查询平台,与政府相关智库和社科规划部门有机结合、成果共享,使政府服务企业工作制度化、常态化、便利化。

  第四,重点开拓港台和东盟市场。与中亚五国比较,港台、东盟等市场是我省目前最重要的、也是亟待开拓的目标国际市场。中亚五国迄今并未成为我省货物贸易出口的主要市场。我省近年最大的货物贸易出口市场,除北美和东亚外,主要集中在港、台地区和东盟诸国。2016年我省对东亚、港台、东盟的出口额占全省出口总额的38.85%,中亚五国仅占5.34%;2017年(1-10月)我省货物贸易出口中,中亚五国只有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有我省出口产品,两者合计占我省出口的5.17%,但港台、东亚、东盟合计占比高达57.09%。港台和东盟市场容量大、环境优、前景好。国际机构数据显示,2016年,东盟的国内生产总值2.6万亿美元,是全球发展最快的经济体;2018年,东盟的增长率将达4.9%,到2020年将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东盟的营商环境、劳动力成本与素质、贸易畅通程度等均大大优于中亚五国。我省对中亚五国出口量小的根本原因是我省与五国间的产品互补性低于东亚、港台和东盟诸国;另外,中亚五国的市场容量、经济发展水平、贸易便利化程度等,均明显低于后者。

  第五,加快南向通道建设进度。这是我省企业和产品走向港台、东盟、南亚等市场最便捷的通道,尽管我省已与重庆、广西、贵州签署《框架协议》,并已开出兰州至广西北部湾国际冷链测试班列,但此项工作依然仅处于起步阶段。我省企业在这些口岸和保税区中难寻踪迹,在凭祥保税区200多亿美元的年进出口贸易额中,无我省产品;凭祥、东兴、防城港、钦州港是中南陆海通道的关键接点,目前我省除在防城港市设立广西金川公司外,其他三地基本没有进入。

  南向通道既是甘肃企业及其产品输往港台、东盟等地的便捷通道,也是重庆、贵州、广西三省区联通丝绸之路经济带、走向中亚、西亚等国际市场的重要通道。甘肃处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的“黄金段”,对南向通道能否成为连接西南与西北两大区域的金色纽带,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我省应该参照广西金川公司的做法,在认真总结其经验与教训基础上,加快我省临海飞地经济区建设,在陆路口岸凭祥市、海上口岸防城港市等设立政府办事处,积极为我省企业及其产品南向发展创造条件,鼓励并引导我省物流企业和装备制造、农产品、中草药加工企业入驻凭祥等口岸保税区。

  (作者单位:甘肃行政学院经济学部)

                                                                                                                                                                                                                                                                         编辑:[穆好强]